爱吧文学网> 仅有你令我痴狂 > 第328章 那个女人什么来头
????秦牧依依开车带齐维瀚去了最近的医院,然后拖着齐维瀚的胳膊往急诊室走,不知道伤口深浅,而且血一直在淌,必须要尽快处理才行

????秦炎离应酬完便来医院探望吴芳琳,于是就看到了这样一幕,莫名的他心里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类似于吃醋,他自己都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????秦牧依依只顾着齐维瀚的胳膊了,完全没看到秦炎离,以及他放射过来的目光。

????“怎么受伤了?需要帮忙了?”既然对方没看到自己,秦炎离原本是想悄无声息的走开,但双脚不受大脑支配,不受控的就走了过来。

????“是秦总啊,出了点小意外,谢谢你,只是小伤,无妨的,秦总来医院是?”齐维瀚见是秦炎离忙客气的回应着。

????“怎么说是小伤,这血一直流个不停,嗯,会不会很疼?秦总该是认识医院的人,能不能先给处理一下。”见是秦炎离,秦牧依依道,她对齐维瀚的关心是真,但这种暧昧的语调却完全是做给秦炎离看的,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幼稚的行为,难道是为了让秦炎离吃醋不行,她也真是醉了,她现在的身份又不是秦牧依依,他又怎么会上心。

????甭说见秦牧依依对齐维瀚一脸的关心,又是如此软糯的话,秦炎离这心里还真酸溜溜的,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,就是因为这份相似,他发现自己的心都有点飘了的感觉,不该这样的,他一直觉得秦牧依依是唯一,因此他不会再对任何一个女人用心,可现在他的心却有点不听使唤了,这种征兆让他害怕。

????“我是来看望家母的,行,我来找人帮齐总安排一下。”说罢秦炎离拿出电话。

????“不用不用,这点小伤就不麻烦了,等下找护士简单的包扎一下就好。”齐维瀚摆摆手,转而对秦牧依依道:“让你担心了,没事,男人嘛,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。”齐维瀚并不知道秦牧依依的软糯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秦炎离,心底兀自爆开了花,要知道挨这么一刀能换来她的关心,当初多挨几刀好了。

????“举手之劳的事,谈不上麻烦。”秦炎离还是拨通了电话,人情是中国的国情,大家都是这样的。

????“好了。”挂了电话秦炎离望了秦牧依依一眼,此时的秦牧依依也正好望向他,目光交汇,秦牧依依浅浅的一笑,便又望向别处,毕竟是自己深爱的人,真心没办法忽略他的存在,但也不好跟花痴是的一直盯着吧,不管尹伊秀是怎样的状态,自己绝对要遵守道德二字。

????或许该听初稳的忘记过去,重新来过,包括爱情,如此才不会把眼睛盯在秦炎离的身上。

????这时有医生过来招呼齐维瀚去处理伤口,速度着实是快。

????“真是有劳秦总了,你去忙吧,改日我再去抬望伯母。”齐维瀚客气的说。

????“不必客气,那我就先上去了,有需要招呼一下。”秦炎离点点头,复又看了秦牧依依一眼转身离开。

????值班医生帮齐维瀚处理了伤口,庆幸伤口不深,包扎一下吃些消炎的药就好,并嘱托隔天来换药,注意不要感染。

????“今天可真是不好意思,电影没看成,还让你陪我来了一趟医院。”待一切都处理好,齐维瀚一脸歉意的说。

????“能为英雄服务,该说是我的荣幸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秦牧依依笑着说,她相信齐维瀚是个好人,嗯,自己或许可以试着和他多接触接触,会是怎样的结果就交给时间好了。

????“哪里来的英雄,詹总还真是会说笑,该是我送你的,我可是男人。”齐维瀚道。

????“你现在是伤员,要服从命令,我还没那么残忍,让你带伤作业,还有,以后就喊我嫣然好了。”既然决定要试着和齐维瀚接触,就该有一种积极的态度。

????只是,爱情这东西,不只是靠积极就可以,还要天时地利,正确的时机,正确的人,缺一样都不行。

????“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何其幸啊,都不知道该用哪个词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了。”齐维瀚说的是真的,自从那次机场偶遇,秦牧依依的倩影便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,于是他采用了老土的模式,送花攻略。

????每日的坚持,除了引起秦牧依依的注意,更希望有一天她会将目光停驻在自己身上,今天倒是这抢匪成全了自己,齐维瀚相信此刻秦牧依依对自己的关心出自真心,他心底的感动就如滔滔的江水奔流不息。

????“算是对你每日送花的回报吧?嗯,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喜欢蓝玫瑰的?”秦牧依依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问,初稳也是才知道她和齐维瀚曾经见过一次的事,自然送花的事不是他授意的。

????“你喜欢蓝玫瑰?抱歉,我这还真是歪打正着,我只知道女人都爱花,而玫瑰又代表了爱情,然后研究了一下觉得蓝玫瑰稀缺罕有很符合你的气质,便选了蓝玫瑰。”齐维瀚老实的回答,事实就是这样,他可不会油腔滑调的说:因为是你,自然要下功夫去了解你的喜好。

????女人喜欢甜言蜜语没错,齐维瀚不想违背事实,喜欢她是带了真心的,不管结果怎样都不能存了欺骗,这是他做人的原则。

????也正是因为齐维瀚是如此靠谱的人,初稳才放心的把秦牧依依介绍给他,在初稳看来齐维瀚真的是可以给秦牧依依幸福的人。

????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在纳闷,竟然有人知道我的喜好,却是歪打正着。”听齐维瀚这么一说秦牧依依笑,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我们费劲脑洞去想该有的可能,其实答案却是再简单不过。

????“如此,嫣然小姐是不是失望了?我倒是想了解的更多一些的,可嫣然小姐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,能知道的消息有限的很,嗯,不过以后我会很努力的。”齐维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????“没有,倒是你的坦诚让我很感动。”秦牧依依摇摇头,一直浸润在商海里的人,每句话你要用心分析才能知道其真正的含义,同样的问题倘若是换做其他的男人,怕是要狠狠的借题发挥一下,以便博得秦牧依依的倾魅。

????秦牧依依早不是二八怀春的小丫头,她更在意的是责任和担当。

????“嫣然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”说完齐维瀚竟如孩子般的笑了。

????“妈,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?如此只会让心情不好,对养病不利。”秦炎离走进病房时,见吴芳琳正兀自的发呆,便如是说。

????“哼,我心情是不是好,你们还会有人在意吗,怕是我一辈子住在医院里你们才会开心是吧?”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,秦炎离和尹伊秀都表明了态度,现在没人在意她的,她这病装的一点意义都没有,可她不甘心。

????“妈,您老怎么又说这样的话,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,就算我可以答应你,但伊秀呢?您老也要为她想想。”秦炎离道。

????“那你们谁又为我想过?我老了,还能活几年,就这么一点愿望你们都不能满足我吗?”吴芳琳反问。

????“行,我知道了,我会找伊秀好好谈谈的。”秦炎离点点头,毕竟是自己的母亲,他也不能真的不顾她的健康。

????“真的吗?你真的原意和伊秀好好谈谈吗?”听秦炎离这么一说,吴芳琳顿时来了精神,只要秦炎离肯低头,尹伊秀自然不会有问题。

????若是以往,尹伊秀自然不会有问题,但现在她的心已经出走,她对秦炎离剩下的唯有恨,即便他说,他只爱她,愿意余生和她好好过,她也不会有任何的触动,反而会觉得虚伪。

????因爱生恨,最终只会两败俱伤。

????女人很奇怪,明明有很好的例子佐证,但她们依旧一意孤行,结果只会是,伤了别人,但自己才是伤的最重的那个。

????“如果我不愿意我们吴女士怕是要以医院为家了。”秦炎离道,一通检查下来吴芳琳的身体并无大碍,主要还是心情导致,行吧,为人子女的,那只好试着改变她的心情了。

????“轩儿啊,于男人而言,事业才是最主要的,儿女情长的事只是点缀。”吴芳琳语重心长的说,她在对秦炎离说教时,却忘了自己的所为,她若不是嫉妒秦玺城对牧秋锦的念念不忘,又怎会生出这些事端来。

????“我知道了,母亲大人。”秦炎离点点头,秦牧依依不在了,还谈什么儿女情长,如今有了思思,念念,他已经别无所求。

????“明天我就可以回家了。”吴芳琳道,既然秦炎离低头了,她也没必要再呆在医院。

????“不急,您老还是在这里多休养休养。”秦炎离回应着,家里虽然确实需要一个女主人照应,但吴芳琳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

????“怎么能不急,你要工作,伊秀又不上心,这家里老老小小的怎么能放心,对了,那个詹总是什么来头?你对他知道多少?”吴芳琳看向秦炎离,那个女人多少是上了她的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