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那就换我来跟秦掌门过两招吧。我之前,实力定然不如秦掌门。因为我虽然有着结丹境的境界,但是,武器却是一直是筑基境的,实力也就受拖累许多,根本达不到真正结丹境的战力。如今,我的武器,有幸承恩叶少侠给予强化。许我如今的实力,可以跟秦掌门过上两招,也说不定。若是如今,让秦掌门觉得我实力大涨,那就足以证明叶少侠的实力了。”

????藏真大师,本不想做这个恶人的,但是,她也想尽快了结此事,不然,炎兵门和碧仙门若是一直有龃龉,没有友好的环境,不利于她以后跟碧仙门和炎兵门的交流。

????所以,干脆恶人做到底了。

????便愿以此种方式,直截了当的了结此事。

????“好啊!跟大师比试切磋,求之不得!”秦守锋很高兴,可以跟藏真剑阁的大师切磋仙技,取长补短,共同获得境界的技艺提升。

????秦守锋,自信,他可以轻松打败不以战力见长,只以防守和医治仙技见长的藏真剑阁道门所有的大师。

????毕竟,他炎兵门,比起藏真剑阁,可以算是真正一个天生就是喜好,也是善于战斗的门派!

????他岂能会打不过一个只善于防守和给别人医治的道门呢!

????秦守锋自信,他会速胜!

????果然,现实往往会打脸。

????从自信速胜,变成,咦,对方有点厉害,看来要用大招了!

????用了大招,发现对方还是没有败迹!

????心里才是开始有些慌了!

????这回,是真的没有藏拙了。

????已经十分卖力来打了,竟然也没有打赢这藏真剑阁的大师。

????看来,藏真剑阁大师的门派,不愧是一个善守门派,真的很难打赢!

????不过,当然,藏真剑阁的大师,也没有能够打赢炎兵门掌门秦守锋。

????但是,这结果最后却是,停手以后,秦守锋拱手认输。

????“是我错了。”

????大侠就是大侠,输了就是输了,输了,便知错了。

????藏真剑阁的大师,虽然没有能够打赢他,但是,却重创了他,这已然出乎他的预料,这份实力,已经证明了大师的实力!

????也间接证明了叶良的实力!

????毕竟,此刻,藏真剑阁大师增长的实力,完全来自于叶良的给予!

????知错便是敢于承认!

????秦守锋还是不愧大侠之名的!

????藏真剑阁的大师,也手作道礼,十分谦逊地道:“要是换做以前,我怕是接不了掌门三招!毕竟,我实力真的低微,行走江湖,也一直被人嫌弃呢。如今,我却有了可以跟秦掌门旗鼓相当的实力,可以说我的实力,都是叶良少侠给的。那秦掌门就该能够知道,叶良少侠有多么深不可测了。叶良少侠,今天上午打的鬼煞宗的鬼伯长老也胆战心惊的时候,我也在现场,我可以以门派声誉担保,这事无假!请秦掌门不要多疑了。”

????“是!藏真剑阁在江湖上的声誉,此事,自然让人无疑!”这会儿,秦守锋终于无话可说了。

????眼见着藏真剑阁的大师,善守不善攻的大师,都有了跟他旗鼓相当的战力,攻击力,岂能让秦守锋不心惊。

????终究,比试切磋之时,真金对火炼的实力是做不了假的!

????任你障眼法做的再好,实力如何吹得天花乱坠也好,但凡只要交手,一切真假都会原形毕露!

????大师如今跟他旗鼓相当的战力,让秦守锋不相信叶良的实力,也得相信了。

????“爹,你还说呢!你都把姨娘给气走了!”秦少阳见爹还没有发现姨娘都被他的执拗给气走了,赶快提醒。

????“我哪里气她了?”秦守锋虽然是大侠,但是,对感情,真的就……不尽人意了!

????他现在也不明白,他哪里让张玉真生气了。

????秦少阳对这个榆木脑袋爹真是无语道了:“爹,你怎么就不明白!你针对叶大哥,我姨娘心里能不生气?你还不赶快去哄我姨娘,不然,她要是带着小弟回娘家了,我看到时,这事儿要是传到江湖上,这我当儿子的脸上都跟着不好看!”

????知道爹听了这话,也不会真的害怕的,秦少阳干脆硬推着父亲进去院子,好好跟张玉真赔礼道歉去。

????他这个做儿子的,真是为亲爹和继母的感情,操碎了心。

????谁让爹是一个大侠呢,对夫妻感情之事,真的像个自以为是的傻瓜!

????而且,他更加担心,若是他爹欺负了继母,这他的叶大哥会如何针对炎兵门,到时炎兵门就会难以承受了!

????藏真剑阁的大师,却是开心的笑了,并没有因此去笑话秦守锋,反倒觉得,这样一个大侠,倒真像是一个真正的大侠了。

????因为,他并不完美,也就并不虚伪。

????四下无人了,大侠跟在人前也就不一样了,木疙瘩男,也会成为女人柔情之下的绕指柔。

????对付自己的男人,身为女人的张玉真,还是有些办法的。

????何况,秦守锋自己心里已然知错了,那就更好办了。

????认错,态度好,求得原谅就是呗!

????张玉真的一番拿捏,也算是给秦守锋一个台阶下了,让他可以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,去跟叶良尽释前嫌,现在跟他交好。

????有理由预期,两人的关系,应该会渐渐好转。

????次日!

????宋府门外,来的新的客人。

????是浩气门的弟子杭经义带着他的那些师弟,上次跟叶良一别,绕道除害之后,如今过来宋府,相见他浩气门的长老了。

????当然,他此刻,还不知道,他浩气门的长老,已经被废了金丹之事。

????不过,他很快就会知道了。

????与他同行的,意外的还有藏真剑阁的天命传人,一个身后背着大剑,却依旧不减多少天真单纯之态的姑娘。

????得知是故人来,虽然跟浩气门已经算是结下来了梁子,但是,叶良还是前来相见杭经义。

????相见之时,杭经义对叶良的态度,已然比之前要冷淡太多。

????看来,他此时已然是知道了,他浩气门长老金丹被废的事情了。

????“你做好准备吧!你废了我派长老的金丹,我派师门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。看在咱们以前的交情上,现在我不为难你。但是,以后,难说了。”杭经义跟叶良,现在因为门派之见,跟叶良彻底划清界限。

????叶良淡淡一笑,并没有责怪,依旧挥手让宋家家丁把已然是个废人,整日寻死觅活的浩气门长老,交还给杭经义,并且目送他带人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