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吧文学网> 江湖枭雄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击得手
????晚,七点三十分。

????微风,晴,繁星漫天。

????“吱嘎!”

????郝麻子将GL8停滞在海泽大厦门前,推开车门,孑然一身的向大厦正门走去,丝毫没有感受到气氛中的肃杀弥漫。

????“刷!”

????在郝麻子下车的同时,海泽大厦的感应门缓缓敞开,古保民在司机的陪同下,随即走出门外。

????……

????十数米外,杨东和罗汉步伐稳健的迈步而去。

????“郝麻子也来了,怎么办?”罗汉看见伤害林天驰的罪魁祸首也随即到场,侧脸问道。

????“先办古保民,有机会的话,把郝麻子也干了!”杨东右手紧握着裹在怀里的私改猎,沉稳回应。

????另外一边,随着雷钢那台车的车门敞开,三名枪手齐刷刷的向海泽大厦走去,为首一人看了看同样逼近的杨东,已经把枪掏了出来:“距离拉倒八米以后,直接开枪。”

????“妥!”

????另外两人随即加快了脚步。

????……

????海泽大厦门前。

????“哟,大哥!你怎么下来了!”郝麻子看见古保民出门,快步迎了上去。

????“呵呵,我给毅龙和效忠打过电话了,他们马上就到,等人齐了,咱们换个能喝酒的地方,边喝边聊。”古保民咧嘴一笑,轻声回应道。

????“哎,好!”郝麻子听见这话,站在了古保民身边,心中暗暗窃喜,感觉自己今天收拾林天驰,押宝押对了,因为仅仅这么一件事,自己就被古保民摆在了跟杭毅龙、柳效忠同等的位置上。

????“踏踏!”

????与此同时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,古保民的司机黑豺听见这个声音,警惕的想那边瞥了一眼,发现冲上来的罗汉眼神不对,愣了仅仅0.2秒的功夫,一步横移挡在了古保民身前:“大哥!小心!”

????“刷!”

????古保民听见黑豺的声音,举目四望,并没有率先注意到冲过来的罗汉,而是一眼看见了前方迎着自己走过来的三名匪帽男子,还有他们手中毫不遮掩的手枪,转身就要往大厦里面走。

????“踏踏踏!”

????就在古保民转身的一瞬间,又是一条黑影在斜刺里冲出,速度极快的向古保民的方向跑去。

????“大哥!小心!”

????郝麻子此刻虽然还没看懂现场的局势,但同样处于本能的挡住了古保民,不管古保民和郝麻子之间是否充斥着利益交易或者勾心斗角,但郝麻子管古保民叫了这么多年大哥,肯定还是有感情的,所以郝麻子的这一挡,目的十分纯粹,是绝对的下意识反应,想要把人护住。

????但郝麻子万万没想到的是,今天在场的所有人,全都是奔着古保民来的,而他的挺身而出,却挡住了唯一奔着自己而来的那一把刀。

????郝麻子看见迎面而来的刀,已经无可闪避,并且在看见黄占武透出凶狠与无畏的眼神之后,莫名一阵心悸。

????……

????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????这个典故出自《战国策·齐策三》,流传至今,已经有两千五百多年了,用于比喻同类的东西常聚在一起,志同道合的人相聚成群。

????李静波今天选择过来袭杀郝麻子,是为了报答杨东的知遇之恩,因为杨东曾经在李静波最绝望和无助的时候,给了他一抹生存下去的勇气,也在李静波堕入黑暗的时候,伸手拉了他一把。

????黄占武的生活经历,跟李静波有很大程度上的雷同,唯一相悖的,是李静波的父亲是一名烈士,而黄占武的父亲,是杀人犯,不论父辈的经历如何,但是在外人看来,李静波和黄占武,都是别人眼中的孤儿,在这种畸形的家庭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他们,自卑、敏感、脆弱,而且偏执。

????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李静波的生活遭遇是凄惨的,可是相比较之下,似乎黄占武还要更倒霉一些,当年李静波跟李超犯案之后,李静波就找到了杨东寻求收留,虽然蹲了监狱,可是出狱之后就跟在杨东身边,即便没有大富大贵,可最起码也没混到风吹雨淋,食不果腹的境地。

????黄占武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,这么多年来,偷过、抢过、骗过,喝过护城河里腥臭的水,吃过垃圾桶里糜烂的食物,在炎热的夏季去喷泉池里洗过澡,也在数九隆冬睡过公园上的长椅,不敢说尝尽生活百态,但他肯定也懂得人情冷暖。

????或许只有最不起眼的底层,才能将这个社会和人的本性看的更透彻。

????李静波心中的伤痛,来源于被自己最好朋友的出卖,而黄占武心中的伤痛,来源于自己根本就没有过朋友,在这种极端的生长环境下,黄占武对友情的渴望远胜于常人,也让他的思维比同龄人更加成熟,李静波是黄占武出狱以来,唯一一个帮过他的朋友,对于多多少少带有抑郁和厌世心理的黄占武来说,他不怕死,可是他想让自己仅有的两个朋友活着。

????黄占武刚刚离家出走的那一年,顺着录像厅窗子的缝隙,看过一部电影,是王家卫导演拍过的《阿飞正传》,而这部电影里面,描述过一种没有脚的鸟,这种鸟天生没有脚,生下来就不停的飞,飞的累了就睡在风里,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,那就是死亡的时候。

????这段台词,在年幼的黄占武脑中烙印的很深刻,他也始终以没有脚的鸟自居,社交软件上的昵称,全都是这个名字,黄占武以为自己这种漂泊的人,一辈子都不会落地,但是今天,他还是落地了,黄占武刺出去的这一刀,下手很稳,并且心中没有任何波动,自从黄占武把李静波和顾北明锁在车里开始,他就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。

????黄占武这一刀,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气势,他不怕拼命。

????因为多年的生活经历告诉他,活着,比死难。

????遇见几个真正的朋友,比活着更难。

????……

????海泽大厦门口。

????面对黄占武明晃晃刺过来的尖刀,郝麻子绝望了,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今天过来找古保民,是一个错误的选择,因为自己当年入行的时候,只是个卖鱼的小贩,而自己如今的生活,已经胜过了当初无数倍,即使不用跻身古保民身边的核心圈子,自己也已经捞够了。

????郝麻子如今的生活,已经超出了他预想中的无数倍,直到看见这一把刀,他才真正来得及思考人生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了欲望的傀儡,变成了金钱的奴隶,变得贪婪且不知足。

????郝麻子想不清楚,也没时间去想。

????因为,刀来了。

????“噗嗤!”

????黄占武势大力沉的一击,郝麻子的喉结被黄占武一刀刺透,狭长的卡簧刀,至少刺进去了七公分。

????随着黄占武拔刀,郝麻子的身躯轰然倒地,被划开的颈动脉在心脏泵血的强大压力下,一股宛若喷泉般的血线呲出去了数米远,喷了旁边几人满身满脸,最终在海泽大厦的玻璃门上画出了一道血色彩虹。

????“咕噜!咕噜!”

????郝麻子倒地之后,口中开始溢出大股血块子,脖子上的血管泚泚冒血,很快在他身下形成了一个血泊,身体开始猛烈痉挛。

????当晚围聚在海泽大厦的三股势力当中,黄占武单枪匹马袭杀郝麻子,一击得手。

????干脆,利索。

????不到三秒钟,郝麻子挺直身体,彻底断气。

????“我艹!”

????从黄占武出现,再到他一刀干死郝麻子,整个过程也就是两三秒钟的事,而且在古保民的角度看去,郝麻子是为了自己挡刀才死的,但是此刻的他,根本无暇顾及郝麻子的忠勇,转身就向大厦里面跑去。

????“小B崽子!”古保民身边的黑豺在黄占武往回抽刀的一瞬间,就已经做好了防范动作,在古保民转身的一瞬间,单手攥住黄占武的手腕,随即大力一拧。

????“咔嚓!”

????黄占武的胳膊应声脱臼,闷声吼了一句之后,另一只握拳的手直接向黑豺砸了上去。

????“嘭!”

????黑豺顺势一个肘击,直接将黄占武放倒在地。

????“他妈的!”杨东站在十多米之外,在目睹的黄占武一刀干死郝麻子,并且古保民也转身要跑,直接把私改猎架在打着石膏的左手上,准备对古保民的后背补枪。

????“我艹!”

????被雷钢叫来的枪手那边,带队人看见杨东的动作,毫不犹豫的抬起枪,对着杨东的脚下就是一枪,因为他们在动手之前,雷钢已经再三嘱咐,他们的任务是提前开枪保住杨东,所以他肯定不能让杨东那把枪响了。

????“砰!”

????一枪过后,杨东的脚下被子弹溅起一阵火星子。

????“东子,小心!”罗汉看见对面枪手的动作,拽着杨东的衣领子,直接蹲在了一台私家车后面,此刻他们并不知道这伙枪手的身份,只能进行规避。

????等带队枪手一枪把杨东逼退之后,他身边的两个人看着已经闪身跑进海泽大厦的古保民,微微侧头:“大哥,咋整啊?”

????“来都来了,追上去,把人干了!”带队枪手略一思忖,拎着枪就追了上去。

????“嗡嗡!”

????与此同时,一台私家车急速向这边驶来,车还没等停稳,敞开的车窗就探出来了一只握枪的手,开始连续扣动扳机。

????“砰砰砰!”

????几声枪响过后,三名枪手旁边的广告灯箱和私家车被打的火星四溅,无奈之下,三人只好也蹲在一台私家车后方进行战术规避。

????“吱嘎!”

????前方的私家车轮胎搓行着地面,堵在海泽大厦门前之后,脸上还打着固定器的杭毅龙站在车后,跟柳效忠一起,带着另外两名青年,对枪手这边继续崩了数枪,彻底将海泽大厦的正门封死。

????“砰!砰!”

????双方陷入僵持以后,雷钢那边的枪手并没有产生慌乱,也开始依托地形,跟柳效忠等人展开了枪战。

????“砰砰!”

????“吭!”

????“……!”

????一时间,振聋发聩的枪声,在十字街口不断激荡。